无证之罪与有罪之人

故事始于一个品性不良之人死于冰天雪地的夜晚,从而牵扯出了雪人系列杀人案。

从这一宗命案里牵扯出了警方与雪人,死者泼辣妻子与情妇女主之间的两两二元对立,再从前者中浮出严良与骆闻的过往,从后者发展出小流氓之死的案中案,中间还穿插着高利贷的涉黑案件。故事到这里,多线叙事已经很是好看。

我一开始猜想这是一个退役法医充当义警的故事,结果中间才知骆闻杀人是为了寻失踪的妻女,而后又知李丰田杀其妻女是为了报复他当法医时逼死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后来加上郭羽为了钱财设计所有人,这个故事甚至不再是案中案相连的结构,而是形成了一个波罗米昂三环节,无论从哪个案件出发最后都会导向同样的终点。

故事没有吊人胃口凸显太多悬疑,几个案件的凶手都早早揭示出来,一起被掀开来的是每个人背后的动机。他们如同一只只蝴蝶,本能地扇动了一下翅膀,就在别人的命运里掀起了风暴。

这个故事里有恶人如李丰田,有小人如郭羽,有令人同情之人如骆闻,却没有一个如英雄般的完人。

严良,个性色彩最浓烈的角色,多年前在法理与人情中选择了后者。故事的最后,在目睹了骆闻和继子相继被杀,他愤恨自己的无力,耻笑他人的无情,在责任与内疚中无路可走,所有人都怀疑他会是下一个骆闻,结果他才是真正走向法理的人。

骆闻,最尊重法律的人为了亲情放弃了曾经的人生信条,成为了一名悲情的连环杀手,这是他追寻真相的捷径,妻女不现,甚至都不敢死。

郭羽,真小人。他没有主角光环,也不如反派强大到令人生恐。他从一个一无所有的“老实人”,在机缘里一步步尝到“拥有”的甜头,自以为成为了所有人背后的黄雀,却在李丰田逼他杀人时哭到面部扭曲,完美表现出了常言的“丑陋的嘴脸“。

朱慧如,有着普通女孩对爱情和新生活的憧憬,却无奈为了哥哥成为一个涉黑男人的情妇,她对命运似乎逆来顺受,这是一个以“牺牲”为符号的角色。

甚至冷血如李丰田,至少在骆闻妻女案里,他杀人也不纯粹是为了自保或杀戮的快感,在这一案里,他饱含着对命运的恨意并把它发泄到了骆闻的身上。

也许有无证之罪,却从来没有无罪之人。

开局的命案,如同铁链的一环,渐渐刨出后用力一拽,以为会连根拔起痛快的真相大白,结果发现这是掩埋于雪地之下锁龙井中的链,用力撕扯到最后只听见人性黑暗面的轰鸣。

扫了下原著,剧版改编把李丰田与严良掩盖的那起母子杀人案联系到了一起,成为了第二层案中案,以使整个故事结构更完整,并且李丰田的冷血反社会的特征被聚焦强化,两次和警察的对立完成了故事里真正的高潮冲突。另外严良的角色个性也被强化,从原著中犯罪逻辑学的中年教授被改写为深陷生活泥潭的颓废片警,内在矛盾重重,也因此充满个人魅力。

个人觉得,全剧唯一的瑕疵是貌似第十集删掉了严良与李丰田的第一次见面,严良苦于没有证据而刑讯逼供的情节,明明是故事的一个小高潮结果就这么掠过了,后面的过渡有点突兀。

我喜欢这部剧的几乎所有,从风格的高质感到所有演员的演技,而尤其喜欢的是故事里冥冥之中的因果。命运,命,是生命轨迹雕刻出的独一无二的个性,而人越长大越能接受人性的不完美;运,则是一生中所遇机缘,不由人定。

这样想来,我们的所有选择一直充斥着因果的宿命感。宿命论者如是观。

评论(1)

热度(10)

© 天黑的时候我吃了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