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在上,神经质在下。

夜晚是有情绪的。它大多时候忧郁、孤独、软弱,属于世间阴柔的那一面。一个人若在夜晚保持住坚强与乐观,那几乎可以让我鼓掌称赞。傍晚时候,特别想去再看一遍《路边野餐》,可惜当日场次都已售票结束,我因此难过到现在。常常被这样的情绪化打败,它让我如何如何我就会如何如何,那些混沌无常的情绪驱使我离这个世界远一点,有时我也不甘屈从,但违抗它的后来会让我无所适从。听了一晚上许巍。我已经好多年没听过他了,今天不知为何要把他翻出来。很多年前我专门为《蓝莲花》写了一篇蹩脚小说,今天听到它时才又想起。可见回忆的价值其实几近于无,真正缅怀于人的还是那琐碎杂乱的情绪。来自空虚,又在虚空中散去。

评论

© 天黑的时候我吃了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