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闲散

时常觉得世界是不可亲近的。我身边的人离我那样近,我却没有表达的欲望,只愿意闲谈三两声笑意融融。可是那是假的。真相是我认为我出口他人也无人能懂,最后依然要扯回闲谈,所以何必浪费心力。
我最近会重新思考孤独的涵义。从前大约是我的世界与你们不相融。如今却是找不到步调一致之人。这感觉类似于独自上路,路有前人,亦有后人,却无同行者。
我亲近的人们从没有经历过情绪上的灾难,所以我的表述对他们而言就不具有意义。偶尔也会想跟陌生的幸存者倾诉,而后也觉得无意义,情绪上的共鸣是有了,只是谁又会同情在意谁呢。到最后,总归要回到无意义三个字上面来。那不如沉默来的简洁。
有人将它形容为一朵云,一朵乌云,我最难过的是永远把握不到雨季何时到来。

评论

© 天黑的时候我吃了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