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游记中——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

我很久以前设想过一个小说情节,如果你找不到一个人了,就去珠穆朗玛峰叫对方的名字,那样心愿就会传遍全世界。

后来听《陪我到可可西里去看海》,前白说,如果有一天你找不到我了,你会去什么地方发呆。我自言自语回答,8848珠穆朗玛。

可见,我自小对它执念非凡。

看不看得见山其实拼的是一种缘分,我和珠峰没什么缘分,在5200的海拔里第一次高反但还是没见到它的全貌。它像是害羞,只露出脑袋的尖尖一角。

冈仁波齐,据说“冈”是雪山的意思,“仁波齐”是“仁波切”的另译。我从前从没想过要来看看这座山,直到第一次来西藏,听到所有人奉它为神山,我好奇它神在哪里。

因为恐高,户外攀岩就是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情了,而这个兴趣爱好就移情到了山野徒步。不能纵向的翻越,横向也是聊以安慰的。

我只在第一天对它匆匆一瞥,然后再无缘相逢,它的美我几乎没有领略,只看到一块夹杂着白雪的大方石头。

两天时间,路过高山,路过湖泊,路过人们的城堡和花园,路过微笑和冷漠,路过他人的幸福和茫然,以及偏执。

转山的一路,最精彩的就是这些人。有藏人带着五六岁的女儿走着,有对未来毫无头绪的藏族小哥,有虔诚的藏族老太太祈愿来世,有一身专业服装的户外爱好者。每个人怀揣自己的心愿与执着心围着这座山画圈。藏人转山多是出于信仰,那么没信仰的我们呢?

“无论你在这一世成就什么,它都会跟着你,但是它必须是一个成就,而不只是瞥见。成就跟瞥见有着天壤之别。你可以从千里之外看见喜马拉雅山的山顶,这是一个瞥见;但抵达山顶则是一个成就。”

这大约是原因。缺氧还要攀越5600米的垭口,淋着雨也要在泥泞里趟过,百年不洗的藏式被褥,酥油茶味里无法入睡的夜晚,这一切实在的付出,才会产生他物曾经属于我们的假象,不然,便只是途经。

从珠峰大本营给自己寄了一张明信片,好像是为了让自己记住我到过。冈仁波齐却不必了,因为我知道我到过。

评论

热度(5)

© 天黑的时候我吃了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