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美好之事的七个小片段




陌生网友的私信

我有一个网易云音乐里的网友,我们从不聊天,但莫名的她隔阵子就会发一首歌给我,还常常配上一句话。比如,发来一首贝多芬的曲子,然后说:晨起BGM,每一个洗漱动作都像仪式。比如,发来楞严经,说:从破魔始,至破魔终。我喜欢她这样类似自言自语的配语,所以也很少回复,只是偶尔还两首好听的歌。
夏天的时候,她一下子消失了,我开始时想要发消息给她问问是否安好,后来一想,我们从未交谈,也不知她一开始为何分享歌给我听,不如随缘尽终了,也是很好的结局。两个月后的一天她发来Ray Lamontagne的《Empty》,说:好久不见,来自《超脱》。

我没有回,但十分欣喜。




雨伞与波伏娃

在淅淅沥沥的小雨中坐在电影院门口啃汉堡等人,其实挺享受的,还顺道想起了波伏娃在公园蒙蒙细雨中看书啃三明治的那篇文章。
这时头顶一把伞撑了过来,旁边的大叔眯起眼对我笑了笑,我看到雨水打湿他的裤腿于是不好意思起来,为了不让他再把伞腾出来一半给我,一幅亚洲姑娘狼吞虎咽欧洲大叔绅士打伞的画面持续了至少五分钟。吃完汉堡,我们聊了几句,他说我法语很好,我说不不不也就只有十岁孩子的水平,恰好那时《小王子》正在上映,我指着海报说,就像他的水平一样,大叔哈哈大笑。

生活中美好的时刻很多,比如这一刻。




背影

车站上,一位头发花白大腹便便的大叔一直在我们车厢处徘徊,隔着玻璃我看到他并没有和谁言语,只是踱步走来走去。车开动的那一瞬间,他对着车厢内的某个人挥了挥手,终于转身走进了出口通道。

离别仪式的意义大概就是我要亲眼看着你走,才能明白你不会回来。




钢琴家

车站角落里的那架钢琴,从来不缺访客。据说法国人多少都懂点钢琴,所以偶尔有听起来还挺专业的人,比如这个。他穿一身最常见的黑色大衣,边弹边唱,根本不曾抬头看一眼,唱的是歌剧还是什么我可不知道,不过我喜欢这样的人。

当遇见他爱的事物时,就忘记了一切。




夜路上的陌生人

前几天出去玩,如今天黑的早,九点多时候就已经黑透了。车站距我家还有大约十分钟的路程,要途径一大片草地,糟糕的是那里还没有路灯。
下车的时候我略微有点紧张和尴尬,因为有一个法国男人和我一起下了公交车,紧张是因为黑漆漆的路上也不知他会不会是坏人,而即使不是坏人,一路沉默只能听见对方脚步声也是蛮尴尬的。走了两步,他忽然回头,问我是否住在附近,我答道是,他邀我一起前行。一路交谈直到岔路口道了声再见。

漆黑的夜晚,陌生人的主动问候和示好就像一盏明灯。




带着你一起流浪

火车站门口从不缺流浪汉,更稀罕的是,法国很多流浪汉都会有一只狗相伴左右。时常可怜还有点怕这些流浪汉,不知道他们经历过什么最终走向了这样的命运轨迹,但更心疼狗狗,为什么没找到一个更好的主人。
那天下大雨,倾斜的雨水连打伞的人都不放过,我从车站出来,看到一名流浪汉坐靠在火车站的墙角处,他的狗卧在身边,他轻轻拉了拉盖在小家伙身上的体恤。

其实人和狗一样,幸福不在于贫瘠或富贵,而是有人心疼你。




因为我在等你啊

我爸开车路过一家工厂,我妈说,当年这工厂的厂长儿子追过我,我爸说,那你咋没答应啊,我妈回,因为我在等你啊,然后二人大笑。秀了我一脸血。

每个人终究都在等一个人,但你不知道ta是谁,什么时候会来。只有有一天你们历经生活种种携手扶持直到垂垂老矣,你才有资格对着身边一头银发的人说,我在等你啊。

评论

热度(7)

© 天黑的时候我吃了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