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游记(下)——孤独的路上没有尽头

马特洪峰和央迈勇是我一直分不清楚的两座山峰,大约因为他们都十分尖耸,并且最出名的照片都是湖中倒影。

央迈勇我是去过的,印象最深刻的是在瓢泼大雨的山中一个人迷路,恐惧中带着对远山的敬畏。马特洪峰相对友好,起码徒步的那天它愿意放晴。出行一周,下了至少四天雨,剩下三天还多有阴云,只有徒步这一天阳光温暖。

因为选择了和小伙伴们不一样的徒步路线,所以我又独自上路了。出于对路线的不了解,我错误的选择了山腰上徒步上下的路线(事实证明我是可以在十小时内完成从zermatt到cornergrat的全程往返的)。一下了山中的火车我就找不到路了,好在虽然是入冬,但碰巧遇见一位瑞士大叔,还有来家庭徒步的一家四口,他们莫名其妙就带着我上路了。我当时还疑惑为什么在徒步路线如此成熟的瑞士一个指示牌都没看到,后来下山时才发现他们带我走了一条野路。

没有指示牌,没有过多徒步者,山上覆盖着皑皑白雪,我们追随着火车铁轨一路翻过了各个山头,这样的野路线的好处是少人见过的美景。一家四口在抵达山半腰第一个湖时说要下去拍一张“世纪照片”,于是就只剩下我和大叔Pascal继续赶路。Pascal是这座山的常客,他从远方的各个山峰给我讲起,Matterhorn左边跟它长得很像的是Little Matterhorn,再左是双胞胎Castles,再左就是瑞士最高峰Mont Rosa,因为我不懂德语,他就英语法语交替着讲解。作为回报我也跟他讲了讲中国传统文化,怎么区分中日韩三国人之类的,与他人交流不同文化一直是我的爱好之一。路上遇见的人不多,直到最后到达终点,我们竟没遇见一个爬山上来的亚洲人,Pascal说他总看见亚洲人坐车上下拍照,很少遇见爬山的,我应该是今天唯一一个自己走上来的中国人,我笑着说我很骄傲。说完就遇见了在山腰上同行的一家四口,两个小孩大约是五六岁和八九岁的样子,顿时就没脸再说什么了。

Pascal是从山脚下的zermatt一路上来的,所以他选择坐小火车下山,我们在山顶道别,他还再三问我是否认路,我想想上山时陆续遇见了下山的人,就跟他保证是认得的,但事实上,我后来确实没找到来时的路。那条“野路”虽可以追寻着脚印找到,但我从山顶下来时看到山脊右边有一湾湖,想过去看看,结果这一岔开我就再也没找到之前的路,而那湾湖看着近,走下去怎么也得一小时,如今六点天黑,我不得已也放弃了它。

但得失之间总有惊喜,我找到路牌后走到了真正短途的路上,越过一座山丘就看见了马特洪峰最著名的那些照片中的景观,半结冰的湖中印着山峰,那一瞬间美的动我心魄,有少数游人在湖边拍照,我就站在山头看着,等到心情冷静下来时人也走完了,下去湖边拍照听着山坳里只有风声掠过,几乎想永久地站作一尊塑像。最后是一个来湖里捕鱼(我猜的)的小哥开始脱衣服才吓走了我。

不知道是因为路线还是时间的缘故,之后一路没再遇见任何人。走过雪地区域,陡然发现自己绕到了山边,来时虽然多雪路滑,但都是坡路,这时一个人站在毫无护栏的山边上看着向下上千米的陡坡,作为恐高症患者我吓到腿软。但真正的无助不是哭着想办法求人帮你一把,正相反,因为知道没有退路硬着头皮也得自己走完。前一天才下过雨,路上全是泥巴,考虑到我是我爸我妈的独生子,所以一路都是高度紧张,Matterhorn峰就在我左边注视我前行,我却没敢转过去再看看它。

走到来时车站的时候,恰好错过一小时一班的下山列车,但在站台遇见了另一位善谈的大叔,我们边聊着天边看着远处夕阳下落时被映照成粉红色的山峰。还有一个惊喜的发现是艾未未在瑞士很出名。Pascal和后来这位大叔问我叫什么名字时,我说叫“Wei”,他们不约而同的问我是否是艾未未的“wei”。这位大叔如此友善的原因之一是他有个中国妻子,他曾在上海工作,他们在那里相识,后回来瑞士定居。他问我是否一个人,我说我的朋友们去了另一条路线,所以我自己来这徒步了。我问他妻子为什么不在,他说她也选了另一条路线和他分开走了,他还说,看来你们中国人都这样。临要分别的时候他问我能不能给我拍张照片,我说为什么不。从前我是很反感拍照的,但和陌生人一期一会的相遇有时也只能拿一张照片来证明回忆。

前两天写了瑞士游记(上),OC吐槽我那篇写的如此流水账没一点优美感,我说我每天跟你们在一起嘻嘻哈哈,哪里有情绪的起伏和挫折可以成为创作源泉。决定一个人去徒步时,她说我就是为了写公众号才要独自上路,我不置可否。

一个人上路确实会充满更多可能性,也许会遇见他人也许不会,也许有趣也许无聊,但就是这种未知的新鲜感异常吸引人。这也使思考的空间被无限扩大,每一个跳跃的念头都值得被自我意识去进行深层挖掘。它还原了人生而孤独的本质。

关于独行这件事说的太多已经显得词穷,一直觉得有两句歌词很切人心意,还凑巧构成了遥相呼应。
李宗盛说:
“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
张震岳唱:
“当你在穿山越岭的另一边,我在孤独的路上没有尽头”



评论

热度(6)

  1. 没有名字的用户凡高的小耳朵 转载了此文字
© 凡高的小耳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