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日记

16/02/2017

昨晚做梦被丧尸追(经常梦到),我在上体育课,换了衣服东西放在一栋楼的柜子里,那栋楼好像是i楼,我和我同学下课之后再去找这栋楼,怎么也找不到,这时有人跟我说那个柜子的已经移到了外面,我们就去找,我看见我的柜子好像是13号,我打开门,没有锁,里面是一间厕所,我就说不对呀,然后把门关上再打开,又变成了一间空房间,它每次打开都不一样但就不是我要找的柜子,我拿了把钥匙站在那里,莫名的害怕。这时候开始出现丧尸,有人就拉我们进了一栋楼里,我们大家有十几个人,后来我们以为外面没有丧尸了就打开门,我手里有一把修眉毛的小刀,然后我就开始杀丧尸,他们看起来并不可怕还是人的模样,但我拿着修眉刀刮破他们喉咙时并没有愧疚感,后来我不小心被一只丧尸抓破了手,于是我跟我的队友们说,我估计快要不行了,让他们放弃我,可是没想到后来我自愈了。我猜测这段跟我前两天玩的橙光文字游戏有关,因为这就是里面的剧情。后来我模模糊糊觉得自己在做梦,而且我觉得我跟我同学还是的梦境是共通的,我问她说,你看其他的几个队友有你认识的吗,她说有加上我她认识三个,我说我认识两个,我说这才是梦,梦中的元素多多少少会包含你现实中认识的人,然后我才意识到这是一个梦中梦。


04/04/2017

这个梦好有分析意义,一开始说我去了藏区的一座雪山滑雪,从一条道下来就达到了青海,那里是我下一站目的地,然后来到了我大舅家,他家住一楼,我家住二楼,他们都聚在二楼做饭包饺子准备过年,我跑去一楼看见我的肉肉在那里我才放心。场景变成我回了厂里,那里和小时候一样,甚至从道口进厂的那条大街更长更宽,我骑着自行车闲溜达,忽然看到了我初恋,他也骑着自行车就在我前面,我叫他他没听见,我又大声的叫他名字他转了一个大圈书都掉在地上掉头过来,我们面面相觑,他问我过的好吗,我提醒他东西掉在了那边,然后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就重新在一起了。我觉得有点兴奋但又有点无感,兴奋的是事件,我和小时候喜欢的人又在一起了太感慨,无感的是人,他说什么我内心都没有吃醋或者波动的感觉。他把这件事告诉了我们小时候一帮发小,我惊奇他们居然还有联系,然后发现他还在用qq,我心里觉得很low ​​​,觉得他完全不是我想要的那种人。忽然我们回到了课堂上,但并不是上课,他坐在我前桌我们聊天,我对他的这些年很好奇,但我想不起为什么又会和他在一起,不知道自己该扮演什么角色,所以装作对他这些年很嫉妒或者抬杠的样子,可心里实在感到别扭,下决心一定要和他说清楚,绝不能真的就这么在一起了,然后朦朦胧胧就醒了。

这个梦涵盖了许多我少年时代的心理符号,对西藏的憧憬,想要养只狗的愿望,小时候一大家人团聚过年的情景,我从小生长的地方,我的初恋,我的发小们,甚至QQ这种那个年代的流行物,还有课堂场景。一切感觉是少时的重演,但完全变味,就像梅花开在夏天,虽然花很美,但并不是属于夏天的东西,所以别扭。十几年里我变得太多,对过去的渴望只有回忆,再无需求。 ​​​

评论(2)

© 天黑的时候我吃了梦 | Powered by LOFTER